首頁 > 教育 > 教育資訊 > 正文

葉連平:鄉村永不熄滅的燭光

文章來源:安徽在線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8-10-31 12:11:42

安徽在線訊  據馬鞍山日報報道, 當葉連平抬起右臂,準備在黑板上寫字時,襯衣袖子露了出來,大洞連著小洞。

難道是因為沒錢嗎?恐怕不是。每個月,葉連平都能領到三千多元的退休金,買件好點的衣服沒問題。難道是因為摳門嗎?恐怕也不是。2000年起,他創辦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免費為孩子們補習英語,一直堅持到現在。

似乎是察覺到記者的疑惑,他微笑著說:“這有什么關系呢?”

話語擲地有聲,讓人肅然起敬。究竟是什么在支撐他這樣做?10月23日,本報記者與這位老人面對面,循著時光的脈絡,去尋找一個執著與堅守的故事。

守望鄉村一片丹心在講臺

葉連平出生于1928年,祖籍河北滄州,現居和縣烏江鎮卜陳村。抗戰勝利后,葉連平隨父親來到南京,進入美國大使館工作。在那里,葉連平一天到晚和外國人打交道,學會了一口流利的英語。新中國成立后,葉連平與幾位同事開辦了識字夜校。1978年,他進入卜陳初中,成為一名語文老師。

1991年,葉連平正式退休。2003年,卜陳初中和卜陳輔導區小學合并,成立九年一貫制卜陳學校。

退休后的葉連平依然熱愛教育事業,某個學校有老師請假,都找他代課,可以說,只要有需要,喊一聲就去了。2000年7月,葉連平利用自己擅長英語的優勢,創辦家庭課堂“留守兒童之家”,開啟了無償助學的生涯。

根據學生的學業水平,葉連平把英語課分為啟蒙班、初級班、中級班和高級班。現在,葉連平每周六上午給六年級學生上課,下午給四年級學生上課,周日上午給初二學生上課,下午給三年級學生上課。

“我上一節課不是45分鐘,通常要兩個小時。不這么干不行啊,有的學生差得太多了。”葉連平感慨道,曾經有個小學畢業生來補課,竟然認不清26個字母。

2015年,在卜陳學校的初中生錢龍女,由于英語成績差,來到了“留守兒童之家”找葉連平補課。因她家離得遠,她提出想住到葉連平家里,葉連平欣然同意。一段時間后,錢龍女的家長想給錢,對此,葉連平很生氣,表示“給錢就不要來了”。

這一住就是三年。2018年,錢龍女考上了馬鞍山幼兒師范學校。錢龍女說,葉老師對學生特別關心,不過批評起來也毫不留情,只要犯錯誤了,他都是直接批評,一點不留情面。

葉連平上課用的教室,是卜陳學校老校區的庫房。2010年,鎮政府出資把他家對門的倉庫改建成兩間教室,一間供他上課,一間作為圖書室,孩子們在此做作業、看書學習,儼然成了孩子們的樂園。

愛心不悔義務助學十九載

十九年來義務為孩子們補課,葉連平分文不取,作業本、圖書等學習資料都是自掏腰包購買。“家長把孩子送到我這里來,是因為不收費嗎?我覺得不是。教學要看實效,你種下去的莊稼能不能收,這才是關鍵。一個孩子在這里上課有了收獲,就會影響很多人,我的壓力就在這個地方。”葉連平說道。

葉連平不僅免費補課,還自費租車組織留守兒童外出參觀學習、開闊視野,填補家庭教育的缺失。和縣革命烈士紀念館、南京雨花臺、南京大屠殺遇難同胞紀念館是必去的三個地點。他認為,這種教育方式比老師在課堂上講課更生動、更直觀。

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,葉連平的勤儉節約在當地被傳為佳話,為了省幾毛錢不惜騎行7公里到鎮上買菜,至今還穿著60年前的補丁衣服,家里沒有一樣像樣的家具。

曾經有人問他:“你工資不高,哪來這么大的勁?”他總是樂呵呵地說:“錢這東西,生不帶來,死不帶去。把它用在孩子的身上,對孩子的健康成長有好處,值!”

葉連平的老伴兒不理解他,覺得他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,卻在孩子們身上花那么多。葉連平說:“我現在生活得很好,憑自己的能力,為人民做點事,不就是一個共產黨員最大的愉快嗎?”

受葉連平義務助學的影響,每年寒暑假,各大院校的志愿者都會來此支教實習,為孩子們帶來繪畫、音樂、手工、舞蹈等興趣課,豐富留守兒童的假期生活。2013年,葉連平拿出部分退休金,在地方政府的幫助下成立葉連平獎學金,專門資助優秀寒門學子,得知此事后,葉連平分散在全國各地的學生們也解囊支持。

四十年如一日,葉連平堅持備課上課、批改作業,就連吃飯也選擇在教室。整天圍著孩子轉,葉連平覺得過得很充實。今年夏天,葉連平不慎被電動車撞傷,腰椎還做了手術,住院不到10天,他就要求出院,由于傷勢未愈,腰根本直不起來,只能坐在凳子上講課。如今,他已安排好后事:如果走在老伴前面,除了留下一定的生活費,他會將全部積蓄捐給葉連平獎學金基金,同時捐獻遺體,供醫學研究。

葉連平一生無兒無女,卻桃李滿天下,他不求功利,不求回報,只想一直站在講臺上,給孩子們上課。他常說:“我希望呼出的最后一口氣是在講臺上”。

傾盡所有枝頭桃李競馨香

楊鴻雁是烏江鎮光榮村楊灣自然村人,2003年考取宿州師專,目前在馬鞍山市區開了一間室內設計工作室。她說:“這么多年來,爺爺對我非常關心,我無法用言語表達感激之情。可以說,除了父母,他是我最親的人。”

在卜陳初中就讀的三年時間里,因離家較遠,學生楊鴻雁一直住在葉連平家,每周五晚,葉連平騎車把她送回村子,周日晚再接回來。那時候,楊鴻雁長得不高,身體也不好,寒暑假去醫院體檢,也是葉連平陪著她去。去縣城上高中后,楊鴻雁雙休日住在葉連平家,用她的話講:“初中和高中的六年,生活中的事情大多是爺爺在關心著。”

就在楊鴻雁去宿州師專報名的前一晚,葉連平在家哭了一晚。“雖然我們可以電話聯系,但爺爺舍不得我走。”楊鴻雁說道。

第二天,葉連平和楊鴻雁乘汽車前往南京,然后從南京坐火車前往宿州。到達學校后,葉連平向楊鴻雁的輔導老師交代了一些情況,并希望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,讓輔導老師每個月寫一封信寄回來,詳細講述一下楊鴻雁在學校生活、學習等方面的情況。

“等爺爺從宿州回到南京時,已經很晚了,從南京到烏江的班車停運了。當天晚上,爺爺在南京長江大橋的橋墩下待了一夜。”楊鴻雁哽咽道,等她畢業后,才知道這件事。

在楊鴻雁眼中,葉連平是一個很倔強的老頭,就說騎自行車這件事吧,兩人還大吵了一次。2007年下雪天,葉連平騎車去南京幫學生買東西,路上摔了一跤。回家后躺了半個月,楊鴻雁回鄉過年才知道這件事。楊鴻雁心疼地說:“爺爺,你年齡大了,不要騎自行車了,出門坐公交車,或者找學生幫你,不需要親力親為了。”葉連平不聽勸,楊鴻雁發火了:“你要是再騎車,我就把你的車扔了!”

此話一出,葉連平不高興了,認為楊鴻雁長大了,翅膀硬了,不聽他的話了,可以隨意動他的東西了。

在輔導學生英語這件事情上,楊鴻雁經常勸爺爺:“你年齡大了,精力有限,可以適當減少學生數量。”然而,葉連平很倔強,楊鴻雁覺得無法和他交流。有一年過年期間,楊鴻雁發現葉連平晚上11點還在批改作業,他一定要把當天的事情干完,他才能安心睡覺。

最近一次,葉連平因為腰椎受傷動了手術,出院后,他繼續批改作業。“我看爺爺的表情,坐在那里不動,我知道他是很疼的,但我問他情況,他總說‘沒事沒事’。”楊鴻雁說道。

正直仁義黨性之光永不熄

葉連平1986年加入中國共產黨。他說,作為一名黨員,遵守《黨章》,完成黨組織交代的任務,沒有討價還價的余地。他會按照黨的指示,按照客觀環境的需求,繼續奮斗,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。在工作過程中,他會全天候的,拿出全部的精力,投入到工作當中,即使“走”了以后,還要捐獻遺體供醫學研究,做到“死而不已”。

四十年來,葉連平教過的學生數以千計,卜陳學校校長居平樹就是其中一位。1990年,居平樹從巢湖師專畢業后,分配到卜陳學校工作,擔任政治課老師。當時,葉連平即將退休,但是,居平樹從他身上看到了一位好老師應該具備的素質:備課非常認真,字跡很工整,從不潦草,上課與學生互動,效果非常好。作為一名年輕教師,他當時非常羨慕。

“一名即將退休的老教師,依然嚴格要求自己,給我樹立了一個好榜樣,也是我當教師以后遇到的一個好同事。”居平樹坦言,葉老師真的是“捧著一顆心來,不帶半根草去”,這一生能夠成為葉老師的學生、成為葉老師的同事,最后還能有幸和葉老師一起,為卜陳學校的留守兒童做點貢獻,是人生當中最光榮的一件事。

從教40年,葉連平收獲了許多榮譽:2012年中國好人、全國德育先進個人、部級勞動模范、省“五一”勞動獎章獲得者、省優秀教師、省關心下一代先進個人、省優秀共產黨員……

面對榮譽,葉連平認為,它只是對過去工作的肯定。組織上的獎勵,是一種鞭策,不能把榮譽當光環,如果這樣做,就糟了。站在新時代,他更要有所作為,否則沒辦法向組織交代,人活著就不能醉生夢死。除了留守兒童,他還想為孤兒、單親家庭孩子以及貧困家庭孩子撐起一片天,多給一些關愛。

“留守兒童之家”的墻上有一橫幅,上面寫著“鄉村永不熄滅的燭光”。對于這樣的評價,葉連平不同意,他說:“我有這么亮嗎?我不夠資格,充其量不過是只螢火蟲。我只要求,等到我生命走到盡頭后,組織上能承認我是一名合格的共產黨員,這是我最大的愿望。”(文圖/記者汪清 陳義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