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资讯爆料 > 正文

林鸣什么级别的工程师 林鸣年薪多少?

文章来源:山西民企网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8-10-29 10:40:41

以林鸣为首的建筑设计团队,历时9年终于将港珠澳大桥建造完毕,并且港珠澳大桥在日前宣布正式通车。港珠澳大桥堪称世界的奇迹,好多人都感兴趣,林鸣是什么级别的工程师,能建造港珠澳大桥?今天我们就来了解下这位最新的民族英雄。

港珠澳大桥通车
港珠澳大桥通车

林鸣,男,汉族,1957年10月出生,1981年5月入党。中国交建总工程师,自2010年12月起,担任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项目总经理、总工程师,率领数千建设大军奔赴珠江口伶仃洋,开始了攀登世界工程技术高峰的创新之路。2015年4月28日被中共中央、国务院授予2015年“全国劳动模范”荣誉称号,2014年4月21日荣获“2014年感动交通十大年度人物”称号。2018年4月,获得2018年“最美职工”荣誉称号。

人物事迹

2000年,林鸣负责建设时为中国第一大跨径悬索桥的润扬大桥,其中南汊悬索桥北锚碇因其体量大被誉为“神州第一锚”。北锚碇需要在长江边上深50米的基坑内施工,长江和基坑之间的土堤若有闪失,江水将瞬间灌满基坑。工人们望而却步时,林鸣毅然拿起小板凳坐在基坑底陪工人们一起施工。润扬大桥通车时,林鸣与小板凳的故事上了央视《新闻联播》,他被誉为“定海神针”。

在超级工程港珠澳大桥建设中,林鸣更是毫不犹豫地扛起了工程责任的全部重担。林鸣主持建设的岛隧工程是港珠澳大桥难度最大的部分。这是中国建设的第一条外海沉管隧道,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公路沉管隧道和唯一的深埋沉管隧道,设计施工均无成熟经验可以借鉴。

沉降幅度是海底沉管隧道稳定性的重要考量指标,也是对勘测、设计工作精确性和科学性的有力验证。世界同类工程沉降一般在15—25厘米。而在林鸣的建设团队精细勘测,精细设计,精细施工,港珠澳大桥海底沉管隧道整体沉降不超过5厘米,在中国深海创造了一项世界纪录。

从1978年考上大学到2017年完成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建设,林鸣经历了中国改革开放整整40年的沧桑巨变。

在这40年间,从科员到总工程师,他的头衔随着工作的调整不断地变化。这背后对应着一个个交通基础设施工程,折射出我国桥隧建设发展的轨迹。

摸着石头过河 挫折中得到历练

听说是回顾改革开放40周年这个话题,林鸣爽快地接受了采访。这一代人对改革开放、特区建设有着特殊的情感,改革开放对于他们来说意义之重,如同雨露肥料之于庄稼。

就在强台风“山竹”登陆广东的那个早晨,在港珠澳大桥中交联合体营地,记者如约见到了林鸣。

话题是从难忘的1977年开始的。当时林鸣在县里的一家国营化肥厂工作,那一年他被送到西安交通大学进行化工方面的培训。培训结束时,学校组织学员返程前游北京,从天安门广场上的广播里他听到了全面恢复高考的消息,兴奋得几宿没有合眼。

回到厂里,林鸣一边工作一边复习。1978年,他考入了交通部下属的南京航务工程专科学校,从此步入了如今为之奋斗大半生的交通建设领域。

1981年,林鸣毕业后来到交通部第二航务工程局(简称二航局)。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,国内港航工程建设疲软,地处内陆的二航局举步维艰。时任交通部副部长的黄镇东指出,交通施工企业必须在大型桥梁建设领域有所建树,才能在今后快速发展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中站稳脚跟。之后不久,真正意义上的由交通人自己承建的第一座跨江公路桥——湖北黄石大桥动工兴建,第一、二公路工程局及二航局都参与了此桥的建设。而当时的林鸣作为“第三梯队”的后备干部在局组织部担任副部长,与黄石大桥建设擦肩而过,这也成为了林鸣此生最大的遗憾。

上世纪90年代初,二航局在严酷的水工市场竞争中被逼得走投无路,弃水登陆。二航局以工程分包商的身份来到改革开放的前沿——珠海经济特区,参与珠海大桥的建设。林鸣清楚地记得自己第一次来到特区的经历:在广州,他和一位同事上了个体户的车,被“转卖”了多次……最终被扔在了拱北口岸。一打听,离自己要去的磨刀门码头还有很远的距离,他们在路边小店吃了一盘豆腐、一盘青菜,就花了十几元钱!最后好不容易听懂了当地人的讲解,分乘2辆摩托车到达了目的地。

在他的职业生涯里,第一次担任项目经理所负责的工程就是珠海大桥。“当时那个紧张啊!”林鸣说。为了完成现在看来完全是“小儿科”的水下2.2米桩基,局长领着全局10位教授级高工到现场开了三四次会议研究……在一边摸索一边学习中,林鸣团队完成了这座珠海人民至今仍引以为傲的、连接珠海西部的重要控制性工程,创造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辉煌。

但是,在接下来的珠海经济特区第二座跨海大桥——淇澳大桥的建设中,他遭受了自己职业生涯里的“滑铁卢”。

珠海大桥首战告捷,让二航局在珠海迅速赢得了声誉。1992年年底,珠海淇澳大桥设计施工总承包招标时,在政府有关方面的支持下,二航局变成了总承包联合体牵头人,并一举中标。林鸣作为项目总经理,酬志满怀。

但人生很难一帆风顺,淇澳大桥工程非常不顺利。由于受当时对跨海大桥施工经验缺乏、技术装备落后、工期延长、资金短缺等因素影响,工程持续了8年时间。作为这个项目的第一任总经理,准备不充分、没有开好头,让林鸣一生都感到内疚。

在这个过程中,时任二航局局长的肖志学与他有过一次谈话。他对林鸣说,工程如同战场,在战场上是胜负论英雄,干工程是以成败论英雄。

知耻后勇,卧薪尝胆。20年后在同一地点,林鸣实现了他人生中最大的辉煌。

紧跟时代脚步 成长为大国工匠

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,民营资本介入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此起彼伏。被称为首例民营资本BOT项目的泉州刺桐大桥开工兴建,林鸣担任施工方领导小组组长指导二航局四公司承建。这个项目让他元气恢复,斗志倍增,他们仅用了16个月就完成了大桥主体施工,让二航局上下对这位年轻的项目经理刮目相看。

之后,他更是在担任武汉三桥项目经理期间展露才华。那是他第一次在跨越长江的大型桥梁工程里担任负责人,面对跨度600米的斜拉桥项目,他认认真真,谨小慎微。

在遇到了诸多闻所未闻的技术难题时,林鸣对自己的团队说:“我们要以此为起点,走到长江下游去,拓展更大的市场、承揽更大的工程!”他带着团队骨干驱车东进到江苏考察学习,车过江苏界时,他感到车子立马变得平稳、舒适,这对林鸣的触动很大:为什么人家的路面、桥头不跳车?人家的施工理念先进在哪里?

参观江阴大桥,林鸣带着大家从模板开始,一直看到桥面现浇防护墙,他仔细地问,认真地学。在江苏的学习直接影响到后来他在润扬大桥的工程实践。也就是在润扬大桥北塔施工中,林鸣和他的团队真正成熟了起来。

回想起那160米高的主塔爬模施工,林鸣说,当时最头疼的是找不到高空作业的工人。因为北方的水工施工人员很少在这样的高空作业,不要说干活,就是站上去头都晕。

他们主动向德国人请教,花费700万元,创新性地采用液压模板获得了成功,时任交通部部长黄镇东得知后非常高兴。这标志着中国的桥梁建造技术上了新的台阶。“要感谢黄部长,从江阴大桥开始,黄部长就要求锻炼中交自己的队伍,提高交通建设主力军的市场竞争力。今天看来,英明决策啊!”林鸣说。

进入新世纪,林鸣应邀担任南京三桥的副总指挥、工程总监、总工程师。角色的转换,使林鸣对桥梁施工管理有了更加全面的认识,他的工程把控能力进一步加强,为其日后指挥超级工程建设奠定了基础。

2005年,他担任中国路桥集团总工程师,同期开始了港珠澳大桥的前期工作。2011年,港珠澳大桥岛隧工程开工,历经7年苦战,林鸣率领4000多中交建设者施展本领,倾心报国,成就伟业。他本人获得了“2014年感动交通十大年度人物”称号、全国劳动模范等殊荣,成长为一名真正的大国工匠。

林鸣如今是无数国人心目中的英雄,是他建造了属于中国的超级工程,是他让中国在国际上的形象再次升级。林鸣是如此厉害的一个人,好多人都好奇他的年薪是多少,其实林鸣属于无价之宝,再多的年薪也无法体现他的价值。